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332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燒肉粽---謝易霖

  總還會這樣問:「有什麼有趣的事?」偶而,除了些故事,還開展了交心時刻。例如,二○○五一○一三。這日釣手說了件有趣的事。
  釣手說道,這星期晚上,約莫子夜時分聽到「燒肉粽」叫賣聲;他分享這樣的心情:夜讀之際,嘉興街上沿街叫賣肉粽的小販,那種在台北街頭因種種原因而顯得陌生的聲音,傳進他耳朵。我聽他轉述時似乎還能聞到那熟悉的氣味,甚至與所有夜間謀生、就讀的人共同奮鬥的情懷及,安慰。幾年前視寫作為畏途的他說道:很想把他寫出來。
  那樣的叫賣聲。「燒肉粽!」。
  常聽父母言,我開口的第一個詞彙不是「媽媽」,也不是「爸爸」,而是每晚樓下經過的小販叫賣聲。我是難管帶的孩子,幼時體弱,癖性特別,每晚不睡,就是愛「夜巡街」,似是天生夜貓子;後竟變本加厲,養成不夜出吹風就哭鬧的「機車性格」(這是實驗計畫若有夜間部,我必極力爭取的原因呀)。「燒肉粽」不只是我的第一句話,它是張邱東松所作,郭金發的「最紅歌」,也是那沒有KTV的時代,全家點燭齊圍,家庭歌唱聚,我的成名曲;在那物質困乏的時代,喜歡歌唱的出外人家庭,心裡卻是飽足。
  生長於醫生世家的張邱東松,選擇了音樂作生命依託。日治時期,這有名的辯士-默片時代的旁白-,因具備音樂的基礎,再加上學識淵博,從事音樂創作時無論樂曲、填詞都能勝任。他的作品,深切陳述小市民做活的辛酸,為生活逼迫的無奈,〈收酒矸〉、〈燒肉粽〉更是被人們引為心聲。公元二千年,台灣景況又如他筆下景況,年輕人唱來或許一樣無奈:「自悲自嘆歹命人,父母本來真疼痛,乎我讀書幾落冬,出業頭路無半項,暫時來賣燒肉粽,燒肉粽,燒肉粽…」凡此種種,不由得讓我一再共鳴著釣手分享的心情。
  應是這樣的,月下,或微雨中,踽踽獨行,帶著串串飽實的肉粽販子,帶來的不只是肉粽,還有一種特別的情緒與情境。同是未眠人哪!就釣手所言,那體會是:這時有人和我一同努力著,那種感覺。窗外有人和我一樣不眠,也努力的做事哪。故事是禮物,有去有回,我也分享了國慶連假回家看到點心攤的經驗。
  常神遊物外的我回家也能下錯站,是以一路步行,看到的,個個點心攤。個個微雨中點燈發亮的,點心攤。特別是今已移處另舉的當時夜市入口,那對鹽酥雞夫妻,彷彿又回到中小學時候。在點心攤前點東西:點菜,點心,點人情味。為生存需求而勞動,卻還透露著某種單純與真實,應是這種莫名安定的力量,讓我得而辨識家鄉感覺。即便已是網路無遠弗屆的時代,人手一機,世界的腳步似乎飛快,但簡單素樸的情懷,一直在一直在,在生活在堅持,低調卻無比有力。
  釣手又說了些他的感懷,我們都同意,這樣的低調、堅持是台灣可愛的精神內涵哪!他有感動,說要寫篇文章。無須為文造情,寫作成為表達生命感懷的出口,釣手突然就讓我感動。
  怎知時間流逝,這樣又與「燒肉粽」相遇,一時,教室空桌現出那熱騰的粽子、點心菜肴,還分享共同的氣味。不知怎的,寫這篇文章給讀者作靈魂飯時,就期待釣手為我準備的另場盛宴哩。

 

本文刊登於自主學習實驗計劃通訊七十一期,2005年10月。

→2005.10.23靈修院的刊登與討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