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文章海
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3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通病--鍾秉廷

「法尚!你一不會相信,今天的《每日郵報》…」「喔,夠了,皮諾。那是個錯誤,那是篇大笑話,你不會真的…?」接著辦公室裡是一陣狂笑。

皮諾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氣,他在同事間成了笑柄,他決定從明天起取消訂閱《每日郵報》。想到這哩,他狠狠咬了一口「真的飽」速食店的招牌─特大號豬肉堡,無巧不巧,那也同樣特大號的番茄醬,受到擠壓而不偏不倚的激射在鄰居雪白的牆上。皮諾慌了,他的鄰居可是出了名的雷公。皮諾的第一反應不是立刻擦洗,而是去提了一桶油漆來,想要掩蓋那些痕跡,他以為一切都可以天衣無縫,但他大費周章、大驚小怪的舉動,反而引來路人的指指點點,當然,他那筒米黃色的油漆,也是原因之一。「皮──諾喔喔喔!!!」眾人識相的離開,留下皮諾和這名暴怒的「雷公」。

回到家的皮諾,帶著左眼的惺忪和右眼的瘀青,把漢堡往垃圾筒一丟,就要去睡覺。「搞什麼,今天一切都不對勁!」皮諾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不能成眠。「但是,今天我在開會時表現得不錯,隔壁的狼犬也沒有再追咬我,吉娃娃也踹了,況且對街的貝爾夫人,也順利的產下了小男嬰…」在沒頭沒尾的安慰了自己一頓後,皮諾得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結論:「其實今天,過得還蠻充實的嘛!」於是皮諾便滿足的睡去。

 

靈案:(靈=通訊小組的教師)
即使自己的文章沒有寫完,可能會被通訊小組通緝…,但因昀犧牲時間,奮力打字給我作評(突覺,壓力更大。哈。)先讓小弟學當年舒曼說話:脫帽吧,向這位天才致敬。

對實驗計畫〈通訊〉持續關注的親愛讀者們,想必對天橋〈打不開的禮物〉印象深刻,對晨綺某篇沾滿麥當勞蕃茄醬的故事也不陌生吧?如果他們筆下人物,隨創作者這些年來更為增長的生命經驗浸潤,那,會如何生長?再加些頌揚的調調,和唸佛人對世界純情而不忍苛責的…慈悲(喔,天下小強皆有父母),那就略略能感受到阿乾在我心造成的震撼。

愛讀的小說,有種類型如《Miss Lonelyhearts》,在某種揶揄氣氛與誇大描寫之間,碰觸心理、宗教的深層議題;或者像Carver(應沒拼錯)的《當我們討論愛情》《浮世男女》自日常生活無用的小事中寫出無可奈何的荒誕;要不,許多孩子不陌生的,我愛印的契訶夫,好吧,就那篇易把捉的〈憂傷向誰傾訴〉,無處傾訴喪子愁苦的老人,竟得向老馬墮淚。當你的聲音向無邊的荒謬投擲,誰要聽?

聽昀轉述,當阿乾這文章寫成,就苦無知音人,有人看個二眼,就放在一旁,這其實倒不失為解釋他這故事的,另個鮮活的故事。誰管你在意的,那每日即失效的郵報新聞?日子就是不斷塗牆,一層層上妝以致辨不出原來面目,徒成小丑罷?這個世界,最寶貴的,竟是「我注意你,我在意你」。

可阿乾和那些悲傷慣用低迷結局的柴可夫斯基「們」不同,因為他主動聽世界,關注著,瑣事,結尾雖然突兀地聽到某個哭聲,卻是誕生式的。這樣說吧,諸君,先不要論我,說:這東西有這麼好嗎?他哪兒寫這麼好,要知道,我是老師,不是裁判,說我把八十分扯成一百分;死老頭或沒耐心的聽著,對這樣充滿才情的人,八十分說成一百分不是謊言,是咒語,說了,就成真。阿乾,我們注意著你呀。

 

本文刊登於自主學習實驗計劃通訊七十期,2005年9月。

→2005.9.22靈修院的刊登與討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