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文章海

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26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過路人的生命感受(四)

自學不悔之路 

  自從95年度正式回家,這是一段很舒服的日子,不需要再為學校總總奇奇怪怪現象,經常處在困擾的情緒中。

  回家自學,因為女兒已經國二,不是小學生,一開頭我們最先討論為什麼要自學,國二了該將目標放在生涯規劃,不要渾渾噩噩的不知將來該往何方?和諸多學生一樣大人或老師覺得該上高中就上高中?為了升學而升學,上了高中又渾渾噩噩的考大學,上完大學考研究所,出了研究所人生再也找不到方向和目標,拼了十幾二十年,最終得自己面對社會,什麼是可以在社會立足的利基。

  當個人找不到個別優勢與他人同台找尋生存的機遇,注定跟著社會的改變浮浮沉沉,身為媽媽的我不願意孩子在人生的過程中迷航。

  頭幾月女兒陷入深思,不斷的試探,找尋自己最感興趣的事情。舞蹈Lisa多年前她已經放棄了,自己在生命中還擁有什麼?問自己,喜歡讀文學,但是想當作家嗎?喜歡動手作,要做手工藝嗎?不斷的從自己感興趣的事物當中,剝洋蔥般一層一剝除。也問自己想讀高中嗎?想讀大學嗎?讀大學要做什麼?想得到什麼?高等教育可以提供她什麼樣的學習層次?

  有一小段時間Lisa心裡不斷盤旋著這些問題,如果她想到什麼,她會提出來討論,這樣斷斷續續,零零散散的匯集一些些具體的想法。

  爸爸買了一本「新世代工作地圖」,我們從其他人的經驗當中找尋找到人生目的的方式,讀了比爾蓋茲的書,了解成功的歷程,小時候調皮搗蛋不起眼的小孩,改變世界的生活方式,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生命的位置。偶爾我們也看謝金河的節目,老謝會介紹許多不同的產業,也曾經介紹過台灣研發線上遊戲的公司負責人,談台灣的線上遊戲發展的似乎並不順利,玩過一些線上遊戲的女兒,談她對一些線上遊戲的看法,為什麼有些線上遊戲受到多數玩家的喜愛,有些線上遊戲卻坐冷板凳乾瞪眼,看著別人發光發亮。結合那位企業負責人的說法,看看台灣發展的內容,出現了地域文化上的偏狹,自我設限,或者說,台灣沒有國際的文化觀,所以最後只能期許在大陸市場,在眾多的遊戲裡搶一塊小小的商機,我們企業沒有足夠的能力進軍國際。

  我發現女兒點中一個重點,研發的國際文化觀不足。Lisa身上藏有一些對動漫市場的敏銳度。

  於是我試探性的帶著Lisa去逛動漫展,爸爸會帶著她去逛動漫商品的商店,模型店。Lisa國二回家自學後也學習作畫,從最基本的素描構圖起步,除了畫圖課畫之外,在家裡Lisa買了一些空白的繪圖本,畫自己想畫的東西,在家不斷的練功,練繪圖的基本功,如芭蕾舞的基本動作是芭蕾藝術的最基本根基一樣。從家裡畫到嚐試走動漫創作的社群裡。電腦美工老師提醒她,多去看別人的作品,尤其看日本韓國比較成熟的作品。

  Lisa現在已經將未來發展的目標,描繪的越來越清楚,有計畫性的朝著更專業的領域去走,將來無論是不是重返學校就讀高級中學或高等教育,如果她覺得未來有學校能提供她有系統的美學教育,能幫助在發展的領域上更上層樓,我們不排除任何的選擇。

  孩子回家的日子僅僅半年多,前一陣子我因為子宮腺肌症的困擾,常常痛得無法行動,並且得跑醫院打止痛劑,那段時間Lisa要照顧自己的學習,還得照顧我這個媽咪,很少下廚的她,自動到廚房扛起所有的三餐。只會作少少幾樣簡單菜色的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好躺在客廳的大椅子上,一步步口頭告訴她步驟順序,一陣摸索,居然也能燒出不錯的菜色,魚香茄子,紅燒魚,青菜,和一鍋好飯。

  吃著孩子親手烹調不會過淡也不會太鹹的料理,突然覺得怎麼一夕間她有能力接管我的工作!孩子長得比我想像中大好多,在不留意間偷偷的長大.以前Lisa還在學校時,白天我看不到,晚上忙著功課,忙著學語文,忙著和同學線上聊天,沒有多少機會觀察到孩子竟然能做這麼多的事情,一直以為她是轉變中等待長大的青少年,但是不是耶,她可以擔負照顧和肩負家庭生活的大女孩了.或許我們從來沒有給過太多孩子機會,嘗試從參與中學會承擔責任,參與中得到歸屬感。

  非凡媽咪曾經翻譯一篇來自北美多維時報報導的「哈佛報告﹕讓下一代喘息還是累垮?」(http://www.4pppp.com/mairu/s28.htm),放在親子尋夢園好文分享的網頁中。放開心胸看在家教育,孩子回家或許找不到目標,也可能沉殿後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們不後悔走上自學的選擇。

 

對體制教育的想法

  最後兩個問題最難回答:給體制教育的建議和對未來教育和人才的想法,這兩個問題飛越太多關卡,從頭說起又得來的長篇大論,從古代科舉文化談到社會的主流價值和國家文化層層的問題,一層層剝洋蔥式的談起。了解其中複雜因素就會明白台灣要改變有多麼困難,要脫離傳統更令社會無所適從。

  這幾年我覺得困難重重,牽涉的問題太廣,我們無法像芬蘭或愛爾蘭一樣迅速的脫胎換骨,也與東西方文化的價值差異有關。教育部要啟動十二年國教,補教業者興奮的說,十二年國教不會消滅補習文化,即使有一天沒有基測,教育部可能會考慮學校在校成績,補習業一樣有利基,這正是我所憂慮的。我希望台灣的教育可以走出分數的迷思,如果未來教育仍是靠分數的假象作為識別人才的象徵,無論是否開了十二年國教,都不會消彌社會對教育的盲目現象。

  某些教育專業的論壇上,常常在教育人員的發言找許多理由合理化教育的盲目現象,一會兒提出競爭的理由,一會兒提出在國外升學壓力也很大。但是卻沒有人清楚的分野台灣和國外升學壓力是否不同。有位先生在體院任教的媽媽,她的孩子在英國就學,她能清楚的關照到國家對教育訴求目標不同,壓力的重點是很不同的。國家的競爭力應當來自每一個人都站在各自最佳的位置,發揮最大的能力,可是台灣的競爭力解讀,每個人想辦法考上好學校,將來憑文憑找一個穩定吃香喝辣的飯碗或求官,求功名利碌,價值觀不同造成台灣今日畫地自限的景象。

  給體制教育建議,感覺很紛亂,可能是以前太多話,現在很不想談了吧,以前全國家長聯盟舊討論區裡我曾經寫過一篇,吃腦補腦,吃鞭補鞭的文章諷刺教育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找不到病因的源頭,作文不好考作文,公民不好加考公民.藝術人文不好加考藝術人文我們國家裡的自私自利專玩文字遊戲的政客,不是當年什麼都考的聯考制度下有素養的人們嗎?今日換了位置卻來批評我們的孩子素質低落,彷彿大家都看不到自己是什麼模樣。

  究竟我們的孩子是政治的工具,還是真的為了孩子們的未來需要著想?責任全怪孩子素質太差,就能歸結倒果為因的結果,把原本想鬆綁的通通綁回來,不得不懷疑這些主導教育的人到底清不清楚教育要讓孩子們得到什麼! 

  一團混亂的成人教導對自己尚且不清楚的小孩,被教育對自己一團混亂的孩子,在一團混亂中上了不知道為什麼要去的高等教育,大學老師又被一團混亂年輕人,搞得搖頭嘆息,怎麼這麼差呀!團團混亂是雞生蛋或是蛋生雞,誰有力量理得清楚。

  教育該怎麼走,端賴教育主事者和參與教育政策規劃者以及社會大眾是否清楚教育是為了什麼,了不了解世界的趨向,即使知道,教育能否脫離為了服務政治的作手,和參與者存著的目的是為了考量以孩子發展為主體,或是藉著教育來維持各自領域的位置和利益。

  教育若無法回到本質裡去探討,無論怎麼改變調整,不可能切中教育的目的。如果我還有心談未來教育怎麼走,給些什麼人微言輕的建議,那我肯定還沒對學校教育心死;現在我對體制教育的心已陣亡,說了也是枉然。

  回家是希望孩子回到教育正常的軌道,不是在畸型的路上將錯就錯,隨波逐流不斷載浮載沉。

談未來的人才需要什麼能力,我不是李開復或比爾蓋茲這類改變人類社會的先驅者,可是我對自己的小孩是有所期待。最後一個議題,我從對自己孩子的期待,希望她能擁有什麼樣的能力,面對多變的世界。

 

對孩子的期待 

  其實身為母親的我要的不多,既不期待將孩子訓練成天才,也不會要求她成為世界最強的人,將來能走到什麼境界,得靠孩子在她所屬的位置,付出的努力和機遇。

 

理解世界的能力 

  大前研一曾在他的著作中提到網路時代改變傳統國界的概念,形成一個跨文化的世代.新的世代誰掌握了知識和資訊,將知識和資訊化為有用的經驗和智慧,誰就掌握了power。

  跨文化顯而易見如日本人研發了三國演義的線上遊戲,美國人製作了中國花木蘭的卡通動畫,每個地方或國家的文化是人類共同的資產,大家都在跨文化裡重新找尋融合的模式,韓國的線上遊戲楓之谷,遊戲裡面人物攻擊特性裡的圖騰,如果有人研究過歐洲神話裡的人物和每個人物的角色給予的圖騰象徵;上海地圖裡的背景取材自上海鄉間傳神的場景,日本地圖裡代表日本的神社和櫻花,台灣地圖裡的西門町和充滿台灣特色滿街亂竄的野狗,還有中國的司馬遷,西方童話裡的小紅帽,美國社會的可口可樂村……跨文化的創意在尋求世界的認同與融合。

  台灣仍不斷的強調本土,教育要本土,產業要本土,創意也要本土,台灣的本土有強烈的排他性,一併排掉了更多的可能。

  教育最可悲的是過於政治,一切以本土為訴求,所以不可吸收西方的優點。十二年國教要本土,迎合台灣的文化,迎合了本土化的口號,封鎖我們看到世界其他可能的能力,研發線上遊戲也要本土,將台灣本土特色推向國際。聽到這些話突然想到以前威權時代的口號,「三民主義萬歲」「中華民國萬歲」「實現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剎那間我有呼口號的衝動。

  Lisa可以從遊戲裡找到文化上的限制,我希望Lisa在成長的經驗裡跨過文化體制上的限制,可以以開闊的心,理解這個世界多元的價值觀,而不是只是跟著一群人盲目的瞎高興,西方社會終於研究和了解中國或台灣文化,這不過是他們理解世界必須跨越的障礙之一,否則如何拓展中華文化的市場。 

 

充滿熱情的生命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說:「人生最怕的是,當你躺在床上要死了,回憶這輩子所做的點點滴滴時,發現還有好多事情是想做而沒做;或者是,做了很多沒有人因為你的影響而變好的事。這樣的人生白走了!」

  我可以體會一個人生命有遺憾的感傷,我期待孩子一生可以活得沒有的遺憾,回首生命時是充實而美好,不管這個過程會經歷什麼樣的波瀾,在自己選擇的路上,會得到智慧和勇氣,願意為自己鍾愛的選擇,付出所有的努力和承受努力過程的壓力或者孤單無聊。

  Lisa不喜歡數學,可能是因為以前小學中年級老師拿測驗卷,每天回家要算上一百題的數學練習。當孩子學動漫,發現畫畫也需要數學,繪圖有比例的概念,製作動畫有許多數學上變數的應用.因為喜歡,她會接受這些必然的知識,承受學習過程需要的耐心和壓力,並期許自己,設定學習方向或計畫,除了畫畫的技巧,動作軟體之外還需要什麼能力,可以將所學的東西成為完整有系統的作品,或者需要什麼後端的管理能力,Lisa邊走邊摸索邊?定增減學習的內容,太多需要學習接觸的,沒有大量的熱情,難維持長時間需要的動能。 

  體制教育少將美好的學習經驗和感受連結在一起,聰明的教育應該是引誘孩子上鉤,教育現場偏偏以威權、恫嚇、教鞭和永遠不會結束似的大量作業、考試,嚇死進入學習階段的孩子。探索和好奇本能都在不停無聊痛苦中耗損,我不願意孩子漸漸對生命麻木不仁。 

 

自信和達觀 

  人的一生不見得完全順遂,每一件事不完全盡合人意,我期盼我的孩子可以了解自己生命的優勢,了解自己的能力差異,找有利的出發點,在屬於她自己的位置上盡情的發揮,不要只看到別人的光亮,別人有別人的立足點,那是屬於別人不屬於自己,清楚的知道生命的目標,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展開人生為期數十年的馬拉松,調整好自己生命的節奏。 

  自學的過程,希望孩子能夠理解,生命不會只展開一條路,我們在求學的路上曾經失意滑跤,成長不會因為沒有學校而停止前進的腳步,有其他可以選擇的方式,換個方式轉一圈,現在不也很好嘛!條條大路通羅馬。中國有句俗諺,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最後一項 健康和快樂 

  上述種種的期望,不過在建構生命基本的態度,關係著如何看待自己和看待多元的世界,了解自己,找尋自己生命的步調,調整好自己的呼吸和節奏,最後我希望上述的期望幫孩子找到一個身心平衡的方式,健康和快樂的生命價值.其他我不期待是否孩子能上哈佛或者耶魯等世界名校,天不天才為了滿足父母師長的虛榮,對我來說不具意義,我們無法代替孩子活,也無法為孩子預測世界的變化,孩子必須具足了解世界變化的適應能力。 

  自從人類數萬年前從中非一步一腳印走向世界,為了生存找尋各自生存的樂土,繁衍了無數的世世代代,人的血液裡即擁有祖先遺留下來流浪的基因,不斷的來來去去找屬於自己的樂土,網路和跨文化的世代加速了資訊和打破國際界線的流動,誰能定位孩子今天在台灣,未來會在哪裡?沒有人能拉著孩子的腳步,警告他世世代代都不能離開故土。 

  台灣多數的先民,一兩百年前各自因為爭戰或當時社會發展的飽和,頂著台灣海峽多變的風險,來到台灣冒險展開一場競逐,同樣的,我們的下一代也可能因為某些因素不得不飛山跨海繼續每一段生命的冒險歷程。 

  無論孩子將來做什麼選擇,走哪一段路,嘗到多少的酸甜苦辣,是否擁有婚姻,都別忘了身上擁有的power,好好了無遺憾過一生,盡情在自己人生畫布上畫下一片繽紛。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