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文章海

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26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鐵馬心得/紀穎如(2007暑期遊學台灣生活輔導員)

「真的騎到了,我真的完成了!」當鐵馬抵達墾丁大街口的7-11時,終於難掩興奮與激動心情脫口大聲喊叫著。

 

五天來長征東台灣的旅程,即將在進入墾丁的這一刻劃下句點。

 

「天啊!我終於辦到了!!」牽著愛駒跟著大夥兒魚貫進入「天主教墾丁青年活動中心」,今晚的住宿處也是長征終點,心中依舊無法平息翻騰攪滾波浪、臉部肌肉既想哭又想笑抽慉得厲害,用上所有力氣緊握車把,衷心感謝我的鐵馬Org連日來不離不棄的陪伴。

 

回想這幾天的旅程,坐在「馬」上的時間比站在「路」上的時間還多,屁股鐵了,雙腿酸到廢,全身上下肌肉一碰就唉唉叫。每晚一抵住宿處,用餐洗刷盥洗畢,倒頭即刻呼魯魯睡著,完全不再需要床邊小說陪伴入眠,自小到大睡眠品質從沒這麼好過。

 

第一天,新店到南方澳。因雪山隧道通車,北宜公路不復過往例假日塞車人潮車潮,只有悠悠山林、鳥叫蟲鳴、層疊渺渺的山嵐陪大夥兒騎著蜿蜒而上的山路,真的是很美很美的一條公路,很難不發出李白「大塊假我以文章」的喟嘆,臨市區不遠有這麼一條人車不多的美麗公路,真高興我可以用緩慢的行進曲譜寫這段旅途。

 

北宜公路上有兩個絕佳休息點:一為坪林,二為石牌。前者為馳名之茶鄉,後者為台北宜蘭交界處。傳統美味的小吃,如筍子湯、滷味滷蛋、各式湯乾麵等,大口豪邁囫圇下肚,馬上忘記前一秒騎爬山路時,騎過一彎又一灣完全看不到盡頭的沮喪埋怨,神奇似的迅速格式化記憶,哇哈哈地繼續往前騎乘。

 

抵達南方澳媽祖宮「香客大樓」,車上的碼錶顯示今天的騎乘距離99km。鹹鹹海風襲來,點點漁火在外海漂浮,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來到這裡,不論騎車或開車,唯有這一次,是自己一步一踩踏來到這裡,心裡格外覺得踏實。

 

第二天,宜蘭到花蓮。即將親炙數百年前葡萄牙商船行經東海岸驚呼「福爾摩沙」美麗島之意的「蘇花公路」,一條由高山與大海緊密接連、蜿蜒疊嶂的美麗公路,也是所有行程中我最企盼的路段。「真的!蘇花那個景色啊,你只能用眼睛努力攝錄下來,再好的相機也拍不出眼睛所看到的感動喔!」,逢人就興奮地說著,隱藏不住的正是親腳踩踏過這條路的絲絲驕傲。

 

經過七星潭後,就一路平坦挺進花蓮市區,再度造訪這個每年暑假過節必來的觀光聖地,也因為曾經不時來小住一段時日,對這兒是再熟悉也不過了。今天總共騎了102km,只可惜抵達時身體已相當疲累、加上時間過晚,路途上原本盤算計劃著必定要犒賞自己的日本料理、愛玉冰、烤肉串…等等的,最後改以自強夜市的廣東粥一碗草草解決晚餐,然後又在洗洗刷刷衣褲、匆匆盥洗後趕緊上床睡覺,隔天可是四點就得起床,挑戰180公里長的花東縱谷線。

第三天,花蓮到台東。位於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間,因地形氣候土壤絕佳孕育出農業欣榮的縱谷平原,也是主要人口聚落聚集處,所以沿途不像北宜、蘇花公路般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處處有7-11可補給水、糧食,幾乎每個休息點都是某某鄉鎮的7-11。相較於北宜、蘇花公路的蜿蜒上下坡,花東縱谷線相對地就平坦許多,只是往南前進時恰巧遇到颱風走後旺盛西南氣流所帶來的逆風勢,領隊們於是教大家一台車緊跟著一台車,以相同轉速前進,每行進一公里後,騎前頭車者再換至後方,大家輪流幫大家擋風。這是一個很令人感動的集體前進,完全發揮團體互相幫助的精神,行進間也靠著隊友們的加油打氣,撐完這趟我覺得最難熬、最耗費體力的縱谷長征。

 

騎了14小時、碼表顯示今日騎乘距離為183km,終於抵達台東市「國軍英雄館」,曾獲雜誌上票選最受單車客歡迎的旅館之一,乾淨舒適、價格適中、離覓食處不遠,最重要的是對單車朋友非常友善。因此,也在此巧遇幾位從其他地方來的鐵馬夥伴。老天爺賞臉等我們都到旅館後才飄起淅瀝小雨,我還記得當屁股離開坐墊,雙腳著地後,突然感覺好不真實,怎麼腳踏在地上感覺虛空空的。進入房間放好行李,看到軟綿綿的床墊,身體不由自主癱在床上,哇地一聲突然叫了出來——屁股好痛好痛,這一刻我忽然明白古人如果當庭被罰打五十大板,回家後只能趴床唉唉叫,大概就是這般滋味吧 !

 

第四天,台東到牡丹旭海。先前聽過無數的傳說,述說哪一段陡坡如何如何恐怖,卻也聽過以單車環遊世界的Vicky&Pinky讚嘆地說,走過全世界,旭海的美景無可比擬。恐怖傳說加上世界級美景,更增添這一段路的傳奇。出發前,阿寶領隊碎碎唸著,老天爺啊行行好,不要下雨啦,不然我們就得直接拆車去搭火車了。嘿嘿~還真的有一點抵達天聽的效果,雨勢馬上趨緩,暖身操完後,雨就停了。大家依序上車出發,飽覽的是台東依高山傍大海的景色,不久就來到第一個嚴峻考驗——太麻里大橋,沒有親身領教,真的無法體會什麼是變速變到沒得變了、抬頭一望卻還有長長陡坡等著你的窘境,我幾乎以低到無法再低的檔速含淚爬完這一段「大橋」。這一段路的辛苦在於,必須在短短的路程內爬升非常大的坡度,因此,對於身體的負荷特別是雙腳,自然辛苦倍至。至理名言「有多少的上坡就有多少的下坡」,辛苦的上坡換來的當然是超極速限的感官刺激,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高雅的詞語可以形容,腦海中只浮現一個字~「爽」。

 

一進以金針與曙光聞名的太麻里鄉,滂沱大雨更形加劇,阿寶領隊明快地宣布全部夥伴前往太麻里火車站,直接拆車坐火車到枋寮。失望落寞一會兒,很快地轉念一想,自己也從來沒有拆車扛著坐火車的經驗,就當作一次預料之外的體驗吧!倚站在火車門邊,穿越過一個個山洞與海景,明暗亮光交錯疊置,堅定地告訴自己,這段夾雜傳奇未完成的練習曲,有一天,我一定要來完成 !

 

長征最末的路段是從枋寮到墾丁,約85km。公路屬性是從台1線接續台26線,道路寬闊、坡度和緩,屬典型西部公路路面。已經最終了的騎乘路段,不再有壓力、心情也放輕鬆了,不但悠哉地邊騎邊聊天,單純享受單車旅行的快樂,依山傍海洋地緩慢前進,還有什麼時候比此刻更幸福呢 !

 

常遇到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這麼著迷鐵馬?我想或許跟我的性格有關,我是一個講話很快、走路吃飯很快、常常腦袋轉啊轉停不下來的人;卻發現一跨上鐵馬,所有急速的節奏馬上變得緩慢均勻有規律,全身包括身體肌肉、心靈腦袋彷彿被震懾定住般不再急躁紊亂旋轉。騎上癮之後,漸漸地貪戀著陽光結實地映照臉上、風強悍地拂過身體的觸感,更漸漸地發現馳騁與速度快感是來自全部身體的舞動,是一種協調的、勻稱的、使力的舞動。身體與空氣的摩娑,換來的是很實在的速度感。就這樣,令我深深地著迷騎鐵馬,沒騎數來個小時絕不罷手下馬 。

 

參加這次「鐵馬山海行—縱走東台灣」活動,我覺得單就對個人而言,是一個自我體能承載與意志力的挑戰;因為旅途中,每個夥伴都是獨立個體,每一個踩踏對應的都是內斂自省的自我對話,個人要克服的,不僅僅是極度的身體疲累感,更是精神上要不要撐下去的掙扎;然而,團體幫不上個人要克服的忙,團體只能是相互打氣充飽信心而生十足安全感的後盾。

 

而這群鐵馬後盾們在長征活動結束後,依舊在部落格上興致勃勃熱烈地計劃再來相約騎哪條哪條路線。如果問我這次旅途最大的收穫,我會很貪心地回答,除了飽覽美景之外,就是結識這麼一群可愛又活潑有活力的鐵馬夥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