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文章海

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25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喚醒沉睡的腳步尋找走路的目的/高政宇

走路是不分國界不分宗教,而是要察覺自己跨出去的步伐、尋找路的目的。

 

  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在未察覺的情況下,慢慢與自己的腳步脫離,可以說忘記走路的感覺。在一次與朋友對話中,得知三月一日這一天,媽祖凌晨一點要從白沙屯,行進兩天三十六小時到北港,原本以為是兩天分配走三十六小時,最後得知是兩天連續走三十六小時。一路上沒有睡眠時間,就是不停的走,走到北港。一聽到這個消息,覺得這段旅程是非常非常累的,同時也感受到一股濃厚的興趣,所以開始打探相關的時程、路線、住宿、集合。雖然得知了這些訊息,但心中卻卡了一個心梗,因為三月一日前兩天,我所屬的劇團在外有表演。一天在台南另一天在桃園龜山,兩場時間相當接近,行程非常趕,而且龜山演完已經八點,收拾過後是九點多,所以心中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去接受這個挑戰?想到可以讓快生鏽的腿動起來,就會說:「我一定要去,死都要去。」但想到前兩天的工作會造成的身體負擔,又會打回票,想說:「下次再去吧!」最後想到:「是不是可以隔天再去?我只要跟他們會到面就可以了阿?」就這樣三種錯綜複雜的想法在腦子裡攪阿!攪阿!一會兒興致勃勃說要去,一會兒怕太累打回票,時間就在還來不及下定論之時逐漸逼近。終於到了二月二十九日,終於演出完畢了,心裡還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我的身體早就在這一天的開始有些疲憊了,演過收拾後身體更疲憊。最後我還是去火車站問班次,得知有一班不到目的地但離目的地不遠的車次。在很趕的情況下,坐上這一班火車前往苗栗,再轉計程車到北港,雖然這樣可能蠻耗錢,但打鐵要趁熱,因此我到了白沙屯,找到我的朋友後快速進入補眠階段,以免體力不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其實根本沒睡著。連身邊有幾個人經過,說的言語都聽得非常清楚,終於那個時鐘在凌晨一點敲醒了半睡半醒的我。慢慢回神,收拾行李帶著半糊的眼神出發,走到白沙屯廟口,滿目的人群圍在四周。大家都在等媽祖出來的霎那。突然媽祖從廟裡衝出來向前跑,霎那間所有人心中的起跑槍響起。大家一轟轟的跟的媽祖轎衝,由於廟在巷子裏所以蠻擠的,前面半個小時都很難行進,就像台北看完跨年煙火一樣。終於走到大馬路上,只是人潮還是一樣多。就連我的同伴也都逐步散開,不過先前我就拉好兩個人當共步夥伴,所以我們就形影不離的走在一起。走著走著,看到認識的人就拉著一起走,走一走又走散,不是他太慢就是你太快。因為我們三人小團體出發前確實查了些資料,聽說跟在轎旁走,速度拉起來以後步伐會變得很快很輕鬆,確實也是如此。只是媽祖前半段一直在找路,有時衝向旁邊小巷、有時衝到逆向車道,雖然看起來很危險,但是這在大型宗教活動中卻是習以為常的。有經驗的人等媽祖衝到旁邊以後都不為所動,站在原地休息,或許他們已經知道主要行進的路線都不變,所以也不會像我們這種不知道跟著衝的人一樣,走一堆冤枉路。一路上有很多新鮮的事不斷刺激我,前半段的路上到處都是煙火鞭炮,真是前所未有的多,數不清的煙火在眼前一直放,數不清的鞭炮在前方不停爆炸。鞭炮放的位子在路邊,但或許是人太多,不知不覺會走到路邊,一腳踩下去,居然踩到已點燃的鞭炮,趕快腳步一步變三步的向前跑,雖然蠻恐怖卻也蠻刺激的。媽祖說走哪似乎所有人都沒法說不,警察也沒辦法到前面攔住。我想他們也無能為力吧,如果一攔可能會有千千萬萬的信徒踏過他們。走著走著我看到旁邊就是快速道路,突然有一台廣播車說把它堵起來,因為媽祖又在那邊”允杯”了,所有人所有車子都堵在那,雙手舉高不讓媽祖過,但我只能說那是沒用的,媽祖說走哪就走哪誰也改不了。一下子媽祖就衝上快速道路,哇!這一生中或許不會有機會走上快速道路吧。但我就在這一個晚上走上去了。之後聊天當中得知,當時所有人舉手,不是要攔住媽祖,而是要遮住媽祖不要看到喪事。因為當時旁邊有人正舉行喪事。走上快速道路對我來說,真是不可置信的一件事,或許有很多人和我一樣,也在這霎那中,做了一輩子不會去嘗試的事。這些信徒走路、騎著摩托車、單車上快速道路,打破心中覺得不可能的規範。此時心中冒出另一個想法,我們有沒有機會走上高速公路?如果走上去的話應該更難以置信,高速公路將可以更快到北港!

 

  走了好長一段路終於過了通霄到了苑裡,之前聽人説先前在北港大部分都是當地信徒,他們是在送媽祖,過了通霄過後人就會逐步減少。

 

  苑裡過後逐漸逼近凌晨六點,此時天空開始變色,從黑黑的一片慢慢變成金黃色,然後太陽從黑暗中破雲而出,變成藍天中的紅球,此時破曉完成,從黑夜變成白天。路旁的稻田從深黑色變成帶有金色的摺色田,其實我蠻喜歡清晨的感覺,或許是一天的開始,或許是早晨的空氣非常清晰,光線非常敏銳。我的精神似乎不受影響,依然精神飽滿。或許只是精神很好,身體已負擔過多。走著走著,真是每況愈下,步伐從跨出約一公尺,變成半公尺半公尺,越跨越小。從原本形影不離的共步夥伴,到後面自己一人行走,雖然覺得先前速度跟太快,步伐被拉著走,最後才決定速度配慢,脫離夥伴,但後面的速度其實還是太快。在這種長公里數又不休息的行走中,配速是很重要的,因為人沒有無限的體力和耐力可以用,就算你有再多的意志力,身體也是有極限的。後面我已經越走離媽祖轎越遠,看著前方天空散發的煙火,已經落單很遠了,雖然看到支援車從旁邊經過了數次,但心中卻沒有上去的想法,堅持要用腳走。其實後面還是有很多人在跟著走,其餘更後面的人就不知道在哪兒了?或許已經堅持不住上車了,或許是自尊的問題,我不太願意坐車,我比較想走完全程。

 

  終於遠方的路標牌指引出大甲,心中想著終於到了大甲,因為之前有走完全程的朋友跟我說:預計中午會在大甲的某宮休息,我就憑著這一句話更堅持自己不坐車的想法。因為再走一段路就可以休息了,到時後體力和身體機能都會再次補充,更有辦法走完全程。這想法出來之後身體已經很疲憊了。尤其是走到中港大橋的頭,真的是需要靠意志力來衝擊身體,眼前看到的是數十公里的大橋,從橋頭走到橋尾以這種狀況來說可能要走上數小時。這時看到一對年長的夫婦超越我,雖然沒有想要超越他們,但看著眼前極長的盡頭,我決定跟著他們走。不顧腳步已經遲緩,瞬間提升自己的肌耐力與意志力,卯足力量跟著走。真不曉得他們是先前有坐車還是怎樣?速度飛快就跟剛開始走一樣,但不管如何在過橋以前我是跟定他們了!花了十倍以上的體力,我終於跟著他們走過大橋。此時心中一直吶喊:中午休息的地方在哪裡?快到了嗎?還要多久?雖然再次看到一些支援車但卻還是堅持不坐,有幾個在我眼前上支援車的人,招手叫我去坐,我卻搖搖手說不。其實身體已經疲憊不堪,腳也逐漸鐵掉,但卻堅持著「不遠,就在前面」的想法繼續走。

 

  就在續走到台中港時終於被這路程擊潰了。我找了一台支援車坐了上去,一坐上去覺得自己被硬生生的擊敗,一敗塗地倒地不起,完全沒有坐一小段然後繼續走的想法,看著一些在路旁走的人,有一種沒臉看他們的感覺,或許坐車不是甚麼可恥的事情,也許我的同伴早就上車了,但對於我這個愛爬山的人來說,坐車就好像爬山中途體力不支、撤退一樣。我覺得我沒法跟這些繼續在走的人相比,我實在是太懦弱了。但體力不支是不爭的事實,坐在車上我持續休息,車上的人年紀大到都可以做我阿公、阿嬤,他們怎沿路拿路上發的邊吃邊叫我吃,我總是吃不下想休息,可能是體力透支的太嚴重了。他們是一群參加過多次行腳的虔誠信徒,媽祖會走哪都有心理準備,可能因為年紀稍長,所以想法也不會像年青人一樣好勇,累了就休息。他們也有走但可能走不久就休息坐車,看到路旁走走休息的人他們說:「不行就坐車阿!不要勉強的走。」跟著走或許是虔誠,但已經不行走,還硬是堅持要走,媽祖也不會喜歡的。這言語點醒我,不是硬說要走完全程,才代表甚麼,而是說你有參予過這個過程而且堅持過,就好了。

 

  看著許多人在車旁賣力行走,心中早已無力較勁。還是養足體力再說吧!中午我們在鹿港某宮休息。雖然這不是我心中牽唸的休息地,但總算是到了。休息一個半小時後,媽祖轎又再次前進,繼續往北港走,而我則繼續坐車,腳已經鐵到一種極限,根本無法走路。坐著坐著沿路睡覺休息,天色也漸漸晚了,此時車上的阿嬤們不斷問我你的夥伴呢?想幫我找到我的支援車和伙伴,因為他們深怕我晚上找不到夥伴,而他們要在哪休息也都還沒決定,怕我跟我的夥伴離太遠。但我也不好意思說我不知道他們在哪,其實我們已經算是各自拼命了。他們不斷勸我打個電話問問他們在哪?天色真的暗的很快,她們問的次數開始頻繁。我不是個被問過十遍以上還會好好回答的人,心裡真的被問到很煩了,但我知道他們是為我著想,所以就耐著不悅好好回答。終於晚上六點多再次看到媽祖轎,此時我就請他們讓我下車,繼續用走的。雖然他們還在擔心我找不到夥伴,但我還是決定用走的,下車時,腳沒有那麼寸步難行,或許是整個腳又再次繃緊準備走路了。走著走著突然看到我的一群同伴坐在一台貨車上,我二話不說也坐上貨車。後面一路坐車,還超過媽祖轎旁邊數次,到轎的前面去休息。晚上七點我們在一間很大的天宮吃東西,有信眾做了幾台貨車的東西要給全部人吃,我和同伴就去那裡補給一下胃。然後繼續坐車。凌晨二、三點的時候,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坐到哪兒了,只想移個位子睡得更舒服些,完全不想再下車走路了。最後我是直接坐貨車到北港,在北港休息等媽祖轎進入。

 

  早晨八點多起床看看外面,媽祖還沒進來北港,在外面走走逛逛緩一下腳。九點、十點時,一位在車上認識的大哥,帶著我去迎接媽祖,這位大哥真的是蠻好相處的。一路上跟我說一些白沙屯、大甲等媽祖行進的事情,這位大哥似乎蠻喜歡我的,一路上跟我講了蠻多事情,連遇到我的同伴之後,他們也這樣說,但遇到同伴後大哥也走散了。媽祖進來以後,就有北港的迎接隊伍出動,陣容相當龐大,我們也順勢走到北港天后宮。一路上沒有像白沙屯人那麼擁擠,但是也是蠻多的。走到了北港天后宮後,媽祖也差不多到了,一群信眾就為在門口等待媽祖進去的一刻,人擠的非常厲害。最後有人拿著大聲公說:借過!借過!大家讓條路出來,不然媽祖進不來。終於媽祖到了,進宮的那個時刻,所有人都很興奮,媽祖進宮前還會在門口前後跑個三次,大家也跟著這個步伐而喊起:嘿~嘿~嘿~!當媽祖進去了以後,變得更擠了。十分鐘以後人才疏散一些。我們的同伴也慢慢的聚起來,然後我們就去吃個合菜,聊聊天後告別。這個媽祖繞行北港的活動共八天,兩天走到北港,再走回白沙屯。我們有同伴打算這次要走八天,所以我跟她在此告別,坐一點四十分的統聯回台北,結束這次的走路之旅。

 

  白沙屯行進至北港是一個進香行程。對我來說它是一個宗教活動,參加這種活動在基督教徒的眼裡算是對神不敬。不過我認為走路是不分宗教,只要知道你是以甚麼目的、甚麼心態在走,不管你是甚麼宗教,都是一個走路的旅程。

 

  在接觸這個台灣民俗活動之後,我感受到所有人共同做一件事,真是非常好玩的。這個經驗難能可貴,行進的過程中,也發生很多刺激我的新事情,非常新鮮。更讓我再一次察覺跨出去的步伐,尋找走路的目的。下一次我一定還回再來挑戰一次白沙屯走到北港,看是不是能走完全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