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文章海

關於部落格
官網位址:http://www.alearn.org.tw
  • 32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崇建老師木柵演講筆記

李崇建來木柵演講,自主學習促進會辦的。因為談兒童寫作,又在星期六早上,我就去了。

 

李崇建是「沒有圍牆的學校」、「移動的學校」作者,兩本書都在書寫另類學校的苗栗全人中學,他還寫有一本書是「給長耳朵兔的36封信」。前兩本書我曾在書店翻過,不是很專心,覺得好像在講別人的故事。「給長耳朵兔的36封信」封面很有趣,就擺在促進會進門發傳單的書架上,我是支持促進會的,一點都不猶豫,便掏出錢來,跟唐宗浩寫的「另類學校在台灣」,一起買了。

聽李崇建講話,很有趣,整場都在講故事。我愛(跟孩子)講故事,也愛聽故事,每聽故事,特別是有情節的,我自己先著迷(聽楊茂秀老師的故事,看楊茂秀老師推薦的書也有此感覺)。以前曾寫一篇報導,內容忘記了,好像是有關口述歷史的,一開頭就寫「故事人人喜歡讀,每個故事都不是傳說,現在請來聽聽一些真實的故事…」之類的話當引言,結果被當時的總編退了件,說你這樣寫開頭,別人可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至今我仍覺那樣的引言沒錯,口述歷史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個的故事。而愛聽故事本來就是大家的天性,這樣的開頭沒有錯,哈,李崇建老師也是這樣講的。

 

但這個李老師吸引我的,不僅是故事,而是他看待孩子的眼光。

 

我帶孩子閱讀寫作已經半年多,在帶領的過程,得到很多溫暖的回饋,但也感受到孩子直接打回來的挫折,帶領得怎樣,孩子們絕不會掩飾,喜歡、不喜歡都表現在臉上,好玩時,專心地寫,「再來一次、再來一次」不絕於耳,不好玩時,打呵欠、玩手機,大叫無聊,問「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結束啊」,完全不會給面子。

 

李崇建老師有個寫作班在台中,他的寫作教室叫「千樹成林」,我上過網站看過,透過一靈老師網站的推薦,他在網站上發表的「晚慧」、「我是神」都很得我心。他教孩子作文,看起來很有心得,我很想跟他學一點「撇步」,看看這個老師是怎麼帶孩子的。

 

我問了第一個問題:如果孩子在作文課上,不管寫什麼句子一直出現「殺人、打人」,這些暴力的字眼,老師要怎麼辦?

 

第二個問題接著第一個問題來。我問,當一個孩子因特殊的問題被「聚焦」時(比方寫殺人),怎樣可以處理他上課的情緒,如果這個孩子上課情緒一直不好,怎樣處理才能不影響他人?

 

他的回答也有趣。

「孩子寫殺人,是怎麼會被大家知道的?」

 

「因為大家念自己寫的文章啊」我這樣回答。

 

「那也許可以處理避免一下,不要讓孩子被聚焦,」他說。

 

接著他就講了很多他怎樣用故事引開孩子的情緒的方法。比方有個孩子「講眼睛像大便(而且是好幾天沒有嗯出來的大便)」這樣不優雅的用語,他問孩子怎麼想到的?「根據孩子的特質去看看他怎麼寫出來的」「對他好奇?而非指責?」李崇建這樣說。

 

然後又開始講故事。講了幾個他的課上經驗。比方有個孩子講「太陽像水作的」,他怎樣「參與」進去,知道原來這個孩子是因為有次跟爸爸去海邊,看到夕陽掉到海裡,因有此想,他就一路好奇,把孩子的想法引出來。

給一些好故事。給更多好故事。「大人如何種一個好故事給孩子。」「老師要把自己變成一本大書」「在寫作班上,老師是參與、啟發(不是教)孩子的創作」他這樣說。

 

真是超厲害的老師。我這樣想。

 

他又講了一些話,然後休息,然後歡迎大家踢館。

 

我果然來踢館,問了第二個問題:也是我一直放在心裡對「無法無天」的小孩(包括我們家的難纏那一個)的問題。

 

「對啊,現在大家都在說學生本位、孩子本位,要尊重孩子。但是大人是不是也該有立場?比方有些孩子就是無紀律、懶惰,逃避面對自己的學習問題?那我們要怎麼辦?老師剛剛也講『學習責任』,這一點老師怎麼看?」

 

我看著我旁邊,剛剛要跟他借筆(我全場都在記筆記,筆居然沒水了)的飛揚少年正在瞪我,一副我該被殺的樣子。

 

他沒有正面回答,好像講了一個老是在課上吵鬧孩子的例子。有一天李崇建對他大罵,說,「你如果還這樣,下次就不要來了。」那個孩子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愣住了。然後李崇建便跟他握手,「我剛剛那樣罵你很對不起,但是我只是要讓你知道,你吵鬧時我也就是你剛剛那樣不舒服的感覺」。「後面那個握手的動作很重要,」李崇建說,就這樣居然收服了頑童。

 

天啊,神奇傑克的李老師,你是怎樣辦到的?

 

然後李崇建又講了很多他上課時吵吵鬧鬧的故事,害本來崇拜他,以為他班級經營很好的人「嚇到」。「理想的課堂就是學生敢於當他自己,不要被馴服,」他說那樣的課室才也不失真。

 

我開始好奇,並再對他發問:「你怎麼對孩子這麼包容?你的眼睛為何這麼亮?」

 

「因為我曾經浪蕩過,」李崇建說他當過泥水工,酒店少爺,待過餐廳、劇場,當過記者,曾經跟很多青少年或孩子一樣,徬徨、徘徊過,「因此我能理解他們的困難與真心」他說。

「看來我面對孩子時老是不安,就是從來都太乖了,」回家後,我跟老公這樣說,難怪老是「看不慣」自己家裡最難纏的那一個。

 

「再鬆綁一點,再解放一點,再釋放自己一點!」,這是我聽李崇建講話,看李崇建的書學到的功課。

 

當然還有「給長耳朵的信」故事好極了。我可以偷學幾招,用來帶孩子學習閱讀寫作。而且,我的書有李崇建老師的親筆簽名,給孩子看,一定很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